“裸跑弟”11岁大专毕业: 这世界最长的弯路, 就是我们想走的捷径

  • 时间:2020-01-13 19:32:51
  • 浏览:18022
  • 来源:全网最快
“裸跑弟”11岁大专毕业: 这世界最长的弯路, 就是我们想走的捷径

上一次,“裸跑弟”多多引起全民关注是在2012年,那时年仅4岁的多多,只穿着内裤在下着暴雪、零下13度的街头跑步。

7年过后,这次多多再次被拉回到公众视角并获热议,是因为11岁的他拿到了自考大专毕业证。

短短11年的生命里,多多完成了我们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人生“壮举”:

6个月开始每天坚持训练;

2岁半在上海世博园步行参观三天;

4岁雪地裸跑、攀登富士山、驾驶帆船出海;

5岁开飞机;

6岁写自传、给多国总统写信;

7岁徒步穿越罗布泊;

9岁读完小学;

11岁拿到营销管理大专文凭;

……

似乎这个孩子出生后的每一步,都走出了人生赢家的步伐。原本应该上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却完成了N级跳提前10年拿到大专文凭,这是怎么做到的?

看完了各大媒体对“鹰爸”何烈胜的采访,我发现原来秘诀之一就是“集中精力学那些有用的学科”。他给儿子制定的上课原则如下:

“物理、数学、化学、生物,你是这辈子也用不上”

“地理学习只需要搞明白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每个国家的风土人情了解点就行了”

“你非要去学一些深奥的东西,我觉得也没必要”

“英语也不需要,现在已经有了翻译器,直接能同声传译。”

……

从实用角度上看,他说的这些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有一点他可能没有搞明白:知识的获取从来不等于智慧和能力的增长。不管是数理化史地生,学习的目的从来就不只是为了活下来,而是为了底层思维的搭建,心智模式的建立。

一、用自己的局限框定孩子的成长路径,是很愚蠢的作法

看到“鹰爸”关于什么学科有用,什么没用的点评,我不由想起庄子《逍遥游》的一个故事。

惠子对庄子说:“魏王送给我大葫芦的种子,我把它栽植成长,结出的葫芦有五石的容量。用它来装满水,则它不够坚固,无法负荷本身的重量。把它剖开做成舀水的瓢,它又宽大得没有水缸容得下。这葫芦不可说不大,我却因为它没有用而打碎它。”

庄子说:“先生真是不善于使用大东西啊!现在你有五石大的葫芦,为什么不把它作为腰舟而浮游于江湖之上?只是担扰它大得无处可容?可见先生的心思还是不够通达啊!”

格局不同,看待同一件事物的角度不同,结果可以是天壤之别。

没有大格局的家长,最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只让孩子做“有用”的事,而自己的格局其实完全不足以判断何为“有用”,何为“无用”。

惠子觉得葫芦只能用来舀水,所以大葫芦一点用也没有,就把它打碎了;而庄子则用它“浮于江湖 ”,无比潇洒。格局不同使然。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半导体工程师,专门设计手机芯片,后来去耶鲁读了MBA,再到高盛投资银行部工作。常常听到的问题就是:“那你以前学的那些电子设计的知识都没有用了,不觉得可惜吗?”

2015年5月,我辞掉了百万年薪的投行工作,在幼儿教育这个全新的领域创业,所有朋友听说了这事,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以前学的这些金融的知识都没有用了,不觉得可惜吗?”

遇到这种问题,我总会反问:“平时生活中也就买菜时能用到数学,主要还是加减乘,除法都很少用到,你学了十几年的数学都没有用到,不觉得可惜吗?”对方往往无言以对,却也一时没想明白,既然用不上,为何还要学这么多年的数学。

其实,我们这么多年的学习最核心的部分,不在于掌握知识本身,而在于学习过程中所培养起来的逻辑能力、思辨能力、想象力、创造力、发现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等。从这个角度来讲,世上没有无用的学问。

我在投行工作的时候,虽然不会用到之前的半导体电路设计的知识,但那几年理工科的课业训练和当半导体工程师的经历培养起来的逻辑思维能力,在我后面几年的投行生涯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在一次上市庆功宴上,一位资深的会计师合伙人对我说:

“我和很多投资银行家一起工作过,发现其中很多人都只会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然后逼着会计师和律师出方案,但是你能迅速综合各方的信息,在很短的时间内提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向,所以我很愿意下次和你再合作。”

这种在繁杂信息中快速理出头绪,并找到解决方法的能力,与我之前受到的理工科的训练有绝对密切的联系。即使在投行压根用不上高等数学或电路设计,我也丝毫不觉得之前的经历是一种浪费。

再拿我如今在幼儿教育领域创业来说,需要写公众号文章、研发课程、查阅相关文献资料。那我小时候看的堆积如山的古典白话小说,中学时创办校刊的经历,大学时参加的电子设计竞赛,做投资银行家时学会的捕捉客户痛点的能力,也无一不深刻影响着我如今写文章的风格和运营企业的思路。

还是那句话:世上没有无用的学问,也没有白吃的苦。

每一门学科,其实都在构筑底层思维能力,夯实我们的人生地基,内化为我们思维、觉知、审美的一部分。他们不被看见,却决定了我们的未来有多宽广。

梁文道说过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

“读一些无用的书,做一些无用的事,花一些无用的时间,都是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保留一个超越自己的机会,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变化,就是来自这种时刻。”

人为加速的和过于功利的学习模式,不仅破坏了孩子底层思维能力的建立过程,而且即便孩子记住了这些知识,也没什么用。

我不能说这个“鹰爸”不爱孩子,但他仅仅因为自己狭隘功利的偏见,就限制了孩子的学习过程,简化了孩子的学习体验,在我看来,真是一种不自觉的“愚蠢”。

二、知识,要与人生阅历相匹配

让我更不能理解的另一件事是,在拿到营销管理的大专文凭之后,多多爸爸给出的下一个计划是:“12岁拿到人力资源本科文凭”。

在耶鲁大学读MBA时,我其他科目都学得不错,唯独“人力资源管理”学得最差。当时我27岁,研究生毕业后仅在三星公司工作了两年,没有带过大团队的经验。所以,无论是教授的讲述,还是书里的理论,我始终像隔了层布,无法深入理解。

因为没有在实际工作中遇到这些问题,就无法感同身受、触类旁通,最后只是学了一堆理论和概念,但转眼就忘。

放在现在,如果再让我重读一次,对这门课程我一定会有更大的收获。因为此时的我不仅有带团队的经验,还有创业的经验,也因为年纪增长到足够成熟,对人性也有了更深的洞察和体验——这些都是“管理”所需要的基石。

知识,是要与人生阅历相结合,才能变成智慧和能力的!

我实在不知道11岁的“裸跑帝”拿到的营销管理专业文凭到底能证明什么。

记者:你为什么要考大专?

多多:爸爸说我的目标是当企业家。

记者:你要当哪个行业的企业家。

多多抬头看着爸爸,爸爸何烈胜赶紧说:他想做机器人方面的。

记者:你对未来有什么设想吗?

多多:考完大学本科后,爸爸打算让我读MBA,但我自己还没想过。

……

孩子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完成爸爸的目标吗?

虽然他拿到了大专毕业证书,学到了不少知识,但很可惜,却没有与之相配的,独立自主的思考能力,更遑论专业水准了。

没有阅历和实践的知识,只不过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也正因如此,有不少商学院的研究生招生规定就是必须要有工作经验。

多多的自考大专课本

这个父亲全然不顾孩子的认知规律和理解力,在该全面全科学习,逐步建立自己全局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年龄,却让孩子频繁跳级,学那些普通本科生甚至研究生都很难有机会体验和领悟到的“管理知识和经验”...虽然加速了孩子“知识获取”的速度,但对真正可以影响一生的智慧和能力的获取并无太大助益。

很多人在看到这个鹰爸的所作所为后都感到很不可思议,还有的嘲笑他是疯子,但是扪心自问一句:我们真的离这个鹰爸很遥远吗?

我看未必!

三、我们离鹰爸并不远

用自己的见识框定孩子的未来这点,我身边就有人亲身经历过。

我认识的一位优秀的音乐人,曾跟我讲过他的成长故事:

他从小就对音乐很感兴趣,可父母觉得学音乐赚不来钱,于是千方百计阻止他学音乐,还逼他在大学时报了金融这种看起来不愁赚钱的专业。

大概是因为有几分天赋,他愣是在父母的反对声,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的研究生。如今,他创作的很多音乐非常受欢迎。他说:“如果不是父母一味反对,也许我能在音乐道路上走得更远。”

可见,一味地用自己的见识去框定孩子的未来,父母反倒成了孩子未来的拦路虎,让孩子走了不少弯路。

其次,咱们说说把知识当成智慧和能力这点,在幼儿园就有所体现了。

元旦时家里人聚会。有个表弟兴冲冲地让4岁的儿子表演“背九九乘法表”。小侄子站在客厅中间,一个磕巴都不打地背了下来,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

后来我问他:“一斤桔子5块钱,那5斤桔子多少钱?”小侄子一下子就懵了,半天也说不出来。

虽然众人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可我却觉得这其实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要让一个4岁的孩子背乘法口诀?”

这个年纪的孩子,认知能力和思考能力都不足以理解乘法口诀表。所谓记住了,也只不过是机械记忆。除了在众亲友面前表演一番外,对孩子本身真没什么意义。

这不就是典型的把知识当智慧的例子吗?

所以,在我们把“鹰爸”当笑话看的时候,也许我们自己身上也有鹰爸的影子。可能我们没他那么极端,问题也没那么集中,但初衷却相差无几。

从他人身上反思自己的问题,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

世界上最长的弯路,就是我们想走的“捷径”!

如今,多多也仅仅11岁,他还太小,所谓的盖棺定论也来的太早。我不能说,多多的成长一定是成功还是失败,我只能说,这种教育模式下有不少遗憾之处。

最后,还是希望多多能健康成长,通过阅读和自己的人生历练,跳出父母为自己设定的框框,真正成长为一个有知识,又有与之相匹配的智慧和能力的人。

(今日话题:

你觉得多多是幸运还是不幸运呢?家长如何帮助孩子真正自由的成长?

欢迎到评论区一起唠唠!)

更新时间:2020-01-13 19:3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