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诵:父亲的背影

  • 时间:2020-01-13 15:43:53
  • 浏览:1737
  • 来源:全网最快
朗诵:父亲的背影

父亲的背影

我不知能怎么了,随着年龄的增大,渐渐地,对父亲的思念越来越浓。父亲去的时候,我没怎么哭过,可这个年龄了,想起他还是忍不住满眼泪水。

父亲是在我十八岁去的。聚聚散散加起来也就十几年的时间,可是这刻骨的父爱一直牵绊了我半辈子。

父亲是在我上高一时查出胃癌的。听到消息后,我觉得天都快塌了,那时,弟妹还小,母亲也忙,即要工作,还要来回坐车照顾住院的父亲。父亲没病之前,家里养了十几只羊,每次都是他天不亮赶出去,八点前赶回来。工作一天后再赶出去,很晚才回来。母亲劝过父亲,父亲认死理,非要养。其实,我知道父亲穷怕了,总是想多干点,把家里的日子过的好点。

父亲命苦,九岁时爷爷就走了。父亲排行老四,身子下还个五爹。爷爷走时,奶奶把炕上的苇席卷给爷爷,奶奶的姐姐死活不同意,她抓着苇席哭道:"妹呀!我可怜的妹妹呀,你把苇席给了他,你和老四,老五咋睡呀!妹妹呀"。奶奶含着泪说:"姐啊,他是我男人,我男人呀,活着没让他享一天福,死了,我不忍心让他连个裹身子的东西也没有就走呀!姐呀"。

爷爷埋了后,听父亲说,他和奶奶,五爹小半年都睡在没有苇席的土炕上。夏天还行,铺些麦柴,冬天就难了,身下像烙饼,身上像盖冰。我问父亲为啥不铺点麦柴,父亲捋着我的头说:"炕热,烘着了麦柴就会烧了房子的"。

父亲说他十岁时,当兵的三爹探家时,把他的旧棉裤脱下,父亲才有自己裤子的。父亲讲到这时,他总是含着泪,总是找个理由转过身,抽咽地出了门。

父亲是二十四岁和母亲迁到农场的。父亲特别重亲情,每次农场供应的粮油,布票他总是这省那省,千方百计想着带给老家的奶奶和叔伯。一次,听三爹说:二爹从生产队领了油,不小心瓦罐摔烂了,二爹整整在地上跪了半上午。

后来有人劝他,他才脱掉了上衣,连土带油都揽了回去。父亲听完后,闷闷地坐了好久,他连夜用家里的小水桶敲了一个油壶,第二天把家里的油全倒在壶里,又问邻居家借了一些。

三爹提着油壶心疼看着我们问父亲:"老四呀,油提走了,孩子都咋办呀!"。父亲摸着妹妹的头说:"三哥,没事的。有我在的一天,决不会亏他们的"。三爹走后,我们整整一二个月没吃过有油花的饭了。

父亲是在农场开拖拉机的,看着田埂边的草多,他就抓了几只兔子养。后来嫌兔子尽为了嘴了,也变不了钱。他想着法子从母亲那要了点钱,起初只有三只,后来传到了十几只。自从家里养了羊之后,父亲陪我们的时间就少了,放学回来,见到他的,都是他瘦瘦的背影。

父亲住院期间,家里的羊是我和弟妹轮流放的。父亲出院后,我们劝父亲把羊卖了。他看着羊想了半天才说:"等抓了秋膘,再卖吧!这时候买也没个价"。大妹妹噘着嘴嚷嚷着:"您不卖,这羊谁放?"。父亲眼巴巴地瞅着我。

我低下头,心里酸楚楚的。"哥,爸如果不卖羊,我明天我不放了,我班同学都笑我呢"。"哥,我也不放,我作业都写不完,让老师批评过好多次了",弟弟也接过话说。我望了望小妹,小妹躲到大妹身后,怯怯地说:"我不敢,羊不吃我的话"。

父亲转过身,倚着墙蹲了下来说:"儿呀!爸知道你功课重,爸也想卖,可爸偏偏得了这个病,家里的钱也花光了,爸想等收秋买个好价,补帖一下这个家,儿呀!先委屈你十天半个月行吗?"。

"嗯"我心酸地应了声。

一个月后,父亲身体稍稍硬气点,他就早早赶着羊出去了,我们上学,放学都不怎么见到他人影。

一晃半年,又一晃一年多,父亲的身体一下瘦了许多,母亲带着父亲去医院时,医院已不收父亲了。知道消息后,我们后悔极了,早知道咬着牙把羊卖了,父亲也不会是这样的。

父亲从医院回来后,羊就被羊贩子买走了。父亲那天躺在炕上整整睡了半下午,第二天,他还是早早起来,站在羊圈门口,天麻麻亮,我赶着去学校,刚出门就看见了他。"爸,您不睡着,起这么早干嘛?"。

"爸睡不着"。

"爸,不愁,医生说您在家歇上半年就好了"

"儿呀!那是你哄爸的话,爸知道爸的日子不多了,爸也陪不了你们多久了"。

"爸,爸,别这么说,您会好的,会好的,爸"

"儿呀,爸对不起你们呀!爸拖累了这个家,爸也没把你们一个个养大,爸心里难受呀!,儿呀!爸难受,爸好委屈,欠你们的这辈子咋还呀!儿呀"。

"爸,别说了,别说了,会好的,会好的"那个瞬间,泪水由不住地从我脸上落了下来。

那天,陪父亲哭了好久,我才揉着眼睛去的学校。父亲一直站在院门口看着我,我想了几次,想回过头看看他,忍不住我还是不敢回过头。

六月,天最热时,父亲走路开始大摆摆起来,没几天就下不了炕了。人枯瘦的像个没肉的猴子,眼窝也深深地陷了下去。每次去学前,我总是到他屋里说会话式站一会才走,晚自习回来后,坐在炕边帮他揉会肚子,他像个小孩似的,我刚想到我屋里看会书,他就疼的哼哼起来,我回到他身边,揉上几分钟后,他就假装地睡着了。

等我到屋里看完书,再进他屋时,他蒙着被咬着枕巾小声呻吟着。"爸,我再帮您揉揉,爸"

父亲摇了摇头,弱弱地说道:″儿呀!爸没事,疼一会就好了,你早早睡吧!,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儿呀!走吧,爸没关糸,没关糸"。

一转眼就到了高考的日子,那天出门前,我在父亲屋里站了好久,那天可怪了,父亲睡的可踏实了。我一直站到快到点时,我才走的,刚到门口,我又折过身来到他身边,坐了几分钟后,我想起了什么,把毛巾蘸湿,轻轻地给他抺着脸。父亲睡的可安静了。

临出门时,我一直看着他,当我关上门的瞬间,父亲枯瘦的背影一下定格在我的目光里,由不住,由不住地我一下哭了。

高考第二天上午父亲走的,那天从考场回到旅社,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什么,烦烦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下午高考时,我出奇地平静,一道题一道题地做着。

高考完,我就急急忙忙往家赶,刚到家门口时,远远望着几个穿孝衣的人在帆布帐篷边时,我一下软了下来,跪在烘热的水泥路上,边爬边大声的哭着:"爸,爸爸啊,你咋走的这么快,这么快呀!爸,爸爸啊"。

那个瞬间,我什么也记不起了,什么也记不住了,隐隐约约,有几个一直拽着我的胳膊。我是怎么到灵房的,怎么穿上孝衣的,我忘了,不知多久,弟弟拿着三炷香递给我说:"哥,哥,给爸上炷香吧!他走时一直不闭眼,他是在等你呀,哥"。“爸,爸爸呀!儿回来了,儿来看你来了,儿不孝,不孝呀!爸,爸爸呀"。"哥,哥,别哭了,给爸上香吧,上香吧,哥"。

父亲是在第五天早上埋的。那天突然刮起大风,抬重的几个乡亲累的走也走不动,有几次他们想停下,阴阳先生就对着我们喊道:"快跪到两边,喊你父亲走路"。我们小跑着跪在两边大声大声地哭喊道:"爸,上路了,爸,上路了,爸啊,上路了"。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呼呼的风中显的那么透骨的悲凉。

我们知道父亲不愿走的,不愿离开他的孩子的,他一定是心疼我们,一定心疼我们的,当我们一声声哭喊着:爸,上路时,风变的小了许多,抬重的乡亲脚步也轻了许多。爸啊,爸爸啊!我可怜的父亲啊!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呀!你舍不得我们,你的孩子也舍不得您呀!,爸爸啊!

时光苒苒,一转眼,父亲已离开三十多年了。每每想起,总能想起父亲那瘦瘦的后背,想起那绝别时,门缝间,父亲枯瘦的背影。

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陪件的时间不长,却让人记住了一辈子,有些人明明知道他已不在了,冥冥之中他好像一直在身边,在某个地方远远地看着我们。父亲啊!您是孩子的天,孩子永远的家啊!父亲。

更新时间:2020-01-13 15:43:53